孟夏自然能看到他胯部的反应,宽容的休闲裤都有些遮不住,岑锋靠近她,伸手将她耳边的头发往后拨了拨,孟夏没有拒绝,只看着他的眼睛。
    这时手机又开始震动,周以诚已经到了,他去湖边没找到人,现在刚走上楼。
    岑锋不想让周以诚看到孟夏现在的模样,他收回手,称呼也跟着变了。
    “你先进去休息一会儿,我让人把衣服送进来。”
    孟夏点头,她走进卧室把门反锁,里面的布置很简单,一张简约的大床,床尾对面是衣柜,朝外那面放着书桌和笔电,靠里是一排置物架,连床头柜都没有,她看了一圈,实在没什么可以探索的地方。
    岑锋走下楼,正好在客厅看见周以诚,得知孟夏掉进湖里,周以诚眉头微皱,问要不要让温璇带个医生过来,岑锋也觉得可以,但他打电话给温璇,温璇却没接,好在过了一会儿孟夏换好衣服下来,看起来脸色红润和之前没什么区别。
    厨师把钓上来的两条鱼都做了,口感很好,孟夏吃了不少,引得坐她身边的周以诚频频看她。
    吃完三人去外面的草坪打夜间羽毛球,因为上升成朋友关系,三人的对话举止放松多了,孟夏依旧一身白色网球装,坐在椅子上一边喝水一边看岑锋和周以诚对打。
    岑锋很认真,倒是周以诚和刚才一样,时不时就转过来看她,带着笑。
    孟夏觉得……周以诚好像有点喜欢她。
    从第一次见面他看她的眼神就带着善意,之后的几次也是,今天的邀约更是明白的想要靠近她。
    她看得出来,岑锋自然也能看出来,而且周以诚从来没在岑锋面前掩饰过他对孟夏的兴趣。
    至于她……
    她在医院看到周以诚原本想过去搭讪的。
    大概是打累了,周以诚和岑锋收了球拍回来,三人围坐在圆桌旁,额头都有一层薄汗,孟夏搅了搅手里的果汁。
    “周先生,你和田若怎么样了?我上次在酒店看到你们一起吃饭。”
    周以诚也拧开矿泉水瓶喝了一口。
    “不用叫我周先生,以诚就行,没有,田小姐和我不太合适。”
    他略微一顿:“那孟小姐呢?”
    孟家背景深厚,孟夏不管在军委还是政圈都很热门。
    “也没有,我都不太喜欢。”
    周以诚身体后靠:“我怎么样?”
    “嗯……周叔叔肯定不愿意。”
    周家要还是中间派还好,她嫁过去周家就算半只脚进了孟家的派系,但现在周家明显是想发展自己的势力,看他和田若相亲就知道,周敬东要拉拢其他的中间派,所以一山不容二虎。
    听她的回答周以诚忍不住笑了笑。
    ——她和他想得一样坦诚。
    打完球三人起身回别墅,周以诚走在岑锋身边。
    “再给温璇打个电话?”有医生在这还是放心些。
    岑锋点头,拨通温璇的号码,这次温璇倒是很快接了。
    *
    三人各自回房间休息,但谁知孟夏洗完澡躺下不到一个小时就发起了烧。
    ——仅仅一场淋浴并没有完全驱散寒气,刚才打球又出了一身汗,被晚上的凉风一吹,冷热交替下温度很快就上来了。
    她睡得很沉,身上盖着被子,头上的汗几乎湿透枕头,好像梦到了她上次发烧的时候。
    是什么时候呢?
    好像是高二的时候。
    她从郑家回来,淋了一路的雨,受凉了,整个人很不舒服,请了假待在家里,窝在被子里蜷缩着不起来。
    迷迷糊糊她感觉有只手探上她的额头。
    烫了,他说。
    然后她被孟清宪抱起来靠在怀里喂了一片退烧药,苦得她眉头皱起,哼哼声听着像在哭。
    察觉抱她的人是孟清宪,她的手开始伸过去胡乱的摸索。
    那时孟恩云刚去世不久,她在那晚推开孟清宪后又忍不住想要亲近他,但孟清宪却不肯再碰她。
    她忘了她说了什么,做了什么,总之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哥哥已经把她的裤子和内裤都脱了,从背后将她光溜溜的下半身抱住,一边低头和她接吻一边用手指插她的小穴。
    她流了好多,真的好多。
    她都不知道自己能流那么多。
    清透的水从软嫩的小穴里不停往外流,将孟清宪的手全部打湿。
    他的手指、掌心,全都是她的水,他的气息。
    “哥哥……哥哥……”孟夏一边承受强烈的快感一边叫孟清宪。
    此时的孟清宪看着比他小了13岁的妹妹,胸膛剧烈的起伏。
    他想停,但他的手指停不下来。
    里面的肉太嫩、太软,全是汁水,将他紧紧吸住。
    于是他只能继续插她的软嫩,用力、狠狠,将手指插进她最私密的地方。
    夏夏在呻吟,在轻叫,声音丝丝钻进他的耳朵,让他的身体几乎要爆炸。
    孟夏看见自己的身体在颤抖,看到自己的水沾在他手上,她觉得太难受了,也太舒服了,那里好涨,真的好涨,要喷出来了!要受不了了!
    然后她高潮了。
    她含着孟清宪的手指尖叫,屁股剧烈抖动,成股的水珠从紧闭的贝肉和手指中喷出,将面前的床单喷得湿透。
    然后呢?
    然后孟清宪停了。
    在他用手指把她插的浑身颤抖水液乱流、整个小穴空虚到极点,需要他狠狠用性器贯穿她的时候停了。
    他半跪在床前,成熟高大的身体微微低下,他在喘息,他也想要她,想撞进她的身体,狠狠占有,狠狠抽插,用自己的粗大顶得她胀满,让她在他身下发出最娇嫩的啼哭。
    孟清宪想得发疯。
    但孟夏和他都知道。dаймёI.Iйfō(danmei.info)
    他只能停。
    他没办法不停。
    他除了停下,别无选择。
    但即使知道,孟夏依旧难过,她想问他,为什么不继续,为什么不要她?
    但事实是她连问都不能问,一个字都不行。
    最后她哭了。
    但孟清宪没有像以前一样拭去她的泪水,他起身,离开了她的房间,留她一个人在椅子上低声啜泣。
    接下来三天孟夏一直待在房间里,孟清宪也没有再进去过,一周后的晚上,她接受了薛季的表白。
    医生快到了,门外周以诚正在敲门,想让她出来让医生看看。
    “孟小姐?”
    没人应答,他和岑锋对视一眼,岑锋走过来拧开了门。
    怕冒犯到她,周以诚没开灯,但才刚开门就听到里面传来呻吟声。
    两人走进房间,周以诚本想过去探探她的额头,但岑锋却已经先他一步把孟夏的上半身抱了起来,周以诚只好把床头的台灯打开,一下看到她脸颊边的热汗。
    岑锋坐在床边,不用摸额头就已经感受到了她身体的温度,孟夏也有些醒了,看着岑锋的胸膛迷迷糊糊开口。
    “回家……送我回家……”
    她也感觉自己可能烧得有些重,在这说不定说出什么话,万一叫了郑韵的名字岑锋就知道了。
    --

章节目录

罪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九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铃并收藏罪爱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