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别担心,医生到了。”
    岑锋低沉的声音传来,孟夏能感觉到岑锋好像对她有感觉,但其实她不是很在乎他喜不喜欢她。
    她接近他,为的是了解他的人际关系网,了解他的做事风格,了解他背后的势力。
    就像温璇,她不在乎温璇和岑锋的关系,更关心温璇背后的温家。
    再确切一点,她关心的是他要是出事会牵动多少人,就像她,如果她不是孟家的女儿,而是一个普通人,那岑锋说不定早就也给她一枪了。
    但岑锋没有,因为别说他动她,他连调查她都很费劲,她要是出了事,孟家势必要把事情查个清楚,只要和岑锋有一点关系,孟家就会把岑锋直接扣在中国。
    所以她的思路一开始就很明确,她要摸清他的一切,制定一个完美的计划,保证最后能全身而退不让事情牵扯到她。
    比如今天她就让人送衣服的同时把她的包也拿过来,用粉盒里装的工具收集了他在玻璃杯上留下的指纹。
    虽然不完整,大概率还用不上,但指纹很重要,能保存一点算一点。
    现在……
    她觉得他放在她腰上的手太热了,隔着一层衣服稳稳贴着她的肌肤,而且他好像硬了,她的手肘有些碰到那个地方。
    岑锋确实硬了。
    和郑韵在一起的四年他和郑韵做得并不多,有时三四个月才见一次面,而自从郑韵死后,他自控力强大没再碰过女人,只偶尔自渎发泄基本的欲望。
    但遇到孟夏后他却时常被她撩起欲望。
    孟夏闭上眼假装不知道他硬了。
    她脑筋转得飞快,但人确实已经烧得滚烫,蜷缩着的虚弱模样让站在床边的周以诚想起那晚的她,心头不由一软。
    刚才周以诚来敲门的时候医生就已经到山下了,十分钟不到,温璇已经带着医生推开客房的门,医生来了,岑锋不得不放开孟夏。
    体温已经测过,38.7℃,一剂退烧针下去,温璇又喂她喝了一杯水,孟夏很快就觉得舒服了一点,头没有刚才那么晕了。
    岑锋在那边询问医生她的情况,周以诚伸手帮她掖了掖被子,孟夏对他笑了笑,引得周以诚眼里越发温柔。
    这时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响了,她伸手去摸,接起后声音有些惊喜。
    “哥……”
    客房里的几个人一下安静了,包括岑锋和医生,都把目光投向她。
    电话是孟清宪打的,他晚上到家后却发现孟夏不在。
    “夏夏,在哪?”
    孟清宪低沉的声音传来,孟夏没有撒谎,而且她虚弱的声音很快就让孟清宪发现她发烧了,让她先睡一会儿,他很快就过去接她。
    其实有医生在孟夏还想多留两天的,但她和岑锋认识没多久,还没到能为了他拒绝哥哥不回家的程度,会让孟清宪起疑。
    她从不打算瞒着孟清宪她和岑锋的接触,这种事根本瞒不住。
    见她要离开,岑锋走过来把手机接过去,和孟清宪说了两句,最后还是岑锋送她回去。
    孟夏觉得这样也好,孟清宪说要把她接回去已经是不高兴岑锋招待不周让她发烧了,再不让岑锋送她回去就是明白的在责备岑锋。
    她烧成这样,岑锋肯定要把她送到家门口,因为周家的原因周以诚不好上去,所以没有跟着离开,而是让温璇切了几片柠檬装在水杯里,等她上车后递给她握着,她发着烧容易晕车,不舒服的时候闻一下会好很多。
    *
    车开进环山路,车窗外的幽深夜色匀速闪过,孟夏依旧靠在岑锋身上,她不急,今天已经有收获,岑锋对她有感觉,以后有一百次机会去他家。
    岑锋低头看她,他已经确定他对孟夏的感觉,这也让他更要查清事情的真相。
    到达孟家差不多晚上11点,黑色轿车停在坡道尽头,孟清宪在孟家门口等她,身后跟着阿姨佣人还有医生。
    退烧针见效很快,孟夏已经不出汗了,夏天的夜里周围一片寂静,偶尔有蝉鸣声传来,岑锋扶她下车,她身上还披着岑锋的大衣,冬天的那种长款,她穿上到脚踝的位置。
    孟清宪的目光落在大衣上,眉头微微皱起,但想到她发烧还是没说什么,让阿姨过去扶孟夏。
    “谢谢岑总。”
    孟夏对岑锋点点头就松开了他,阿姨把她扶进去,路过孟清宪的时候她抬头,孟清宪觉得她可能是担心他和岑锋起冲突,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。
    其实孟夏是在想他怎么看她和岑锋呢?
    就让哥哥吃点醋吧,她坏心又理直气壮的想。
    接着孟清宪和岑锋点头致意,客套了两句,眼神十分“和善”。
    孟夏回到房间,家里的医生又给她看了一下,开了药,确认没问题后才离开。
    孟清宪坐在床边,见她睁着眼睛不肯吃药睡觉,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。
    “快吃了药睡觉,哥哥给你带了礼物,明天起来看。”
    这下孟夏更不肯睡了,因为怕她多想,这几年除了生日孟清宪已经不给她送礼物了。
    “我现在要看。”
    孟清宪皱眉,孟夏立刻就要过去抱他,想到还放在那边柜子上的大衣,孟清宪还是将孟夏抱了起来。
    孟夏穿上自己的大衣,有点热,不过山里的夜也还好,孟清宪带她从孟家后面的大门出去。
    这边山上就住了孟家一家,后面的大门打开,往下走一段坡道就是一大片平地,孟夏跟在孟清宪身后,远远的就看到了一辆车。
    准确的说一辆银黑色的超跑。
    未发售款,但孟夏经常关注这些信息,知道这辆车的价格接近9000万。
    现在它就停在那里,吸引着她过去。
    见孟夏一脸惊喜却没有走过去,孟清宪垂眸,以为她还是因为那晚的阴影不愿再开车。
    “没关系,不想开就先放着。”
    孟夏看着那辆车,看,那天孟时然让她玩车她不同意是对的,她就是这样,对喜欢的东西玩起来就收不住,那天送韩继俞玩了会儿开了个头,现在她就有种想接受这辆车的冲动。
    得有一个好理由让孟清宪接受她的转变。
    她迈开步子,孟清宪和她一起走到车旁,她想了想,转身和孟清宪面对面站着。
    “哥,其实我前几天见过薛季。”
    孟清宪一言不发,看来是早就知道了。
    对嘛,她也猜是这样,第一次在咖啡厅见面还好,薛季对自己家周围很熟悉,前后也就出来一个小时不到,但这次他直接跑到北京来,就算混在别人的包机里孟清宪的人不可能查不到。
    只是她还愿意见薛季。
    现在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让孟清宪放松对薛季的监视。
    “哥,我和他说了挺多的,把以前的事都说清楚了,其实他人不坏,而且我现在已经不喜欢他了,这次跟他谈过之后他说他打算出国,我也觉得不错。”dаймёI.Iйfō(danmei.info)
    孟清宪的重点在“我现在已经不喜欢他了”。
    如果夏夏和他谈过以后放下了阴影的话。
    “好,哥知道了。”
    孟夏一下笑了开来。
    她咬唇,然后倒退两步侧身摸上车门,坐进驾驶位抚摸车上的布置,双手放在方向盘上,然后拧动钥匙。
    但她没有启动车子,只原地听了几遍发动机的声音,她还在发烧,有风的话会着凉。
    不舍的从车上下来,孟夏走过去牵住了孟清宪的手,两人对视,孟清宪看见她水润的眼睛,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。
    那天她乞求他说最后一次,于是他决定手术。
    这会是他最后一次手术,不管是失败还是成功,他都想在这段时间多给她一些美好的回忆。
    孟夏牵着他的手不肯放开,孟清宪就将她带回了书房,打算让她吃完药再把她抱回去睡觉。
    书房只开了一盏台灯,沙发桌上摆着水杯和药,两人坐在一起,孟清宪看着她,孟夏犹豫了一会儿,英勇的将三片药全吃了。
    然后她一下翻到了他身上坐着。
    孟清宪眉头微皱,正想说话,孟夏却微喘着咬住下唇,双手抚摸他的胸膛身体慢慢往下滑。
    昏暗的灯光下,孟清宪坐在靠窗的沙发上,他呼吸收紧,而孟夏已经整个人跪在他分开的双腿间。
    他质感良好的西裤绷起,孟夏仰着头,双手撑在地上,屁股撅起,正好对着他的胯部下方。
    那里那样饱满、鼓胀,可以想象里面的两团有多大。
    她隔着西裤一口含住了他的蛋。
    【作者有话说】上章有个笔误,是小了15岁的妹妹,一下手快打错了~
    --

章节目录

罪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九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铃并收藏罪爱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