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堂内,上百信徒跪在白星面前低声祷告做礼。
    安白等了片刻,绕着水池走了叁圈,白星仍然维持着那个闭目安详的姿势,一动不动。
    期间有工作人员路过安白,口中念叨着夜晚供奉神明的仪式用品。安白不用猜,也知道又要在后半夜才能同白星说上话了。
    那位阿姨见安白无所事事,给她拿了些软糯的米面糕点,安白没什么胃口,掰了些碎屑喂给水中通体纯白色的小鱼。
    “能借我手机用一下吗?”
    安白觉得这圣教堂着实无趣,四面高高的尖顶教堂也像是囚笼,恨不得早些跑出去。
    “可以。”阿姨一直盯着安白的白发,笑容和蔼,连忙掏出手机递过去说:“你还在上学吗?读的哪所学校?不如转学来神学院吧。”
    “我在苍星院读书。”
    盛情难却,安白尴尬地笑了下:“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好,暂时还不想转学。”
    “为总统阁下效力也很好。”阿姨连连点头,目露惋惜,还想说什么,但安白的电话接通了。
    电话那头的林秋很疲惫,充满警惕地问她是哪位。
    “我是安白,现在借了别人的手机。”安白听见林秋的声音时就松了口气,鼻子还有些酸。
    “你没事就好,我很担心你。”林秋喝了口水说:“下次出门记得拿手机。”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
    安白现在才觉得后怕。
    她那时太痛了,脑袋也很晕,什么都没多想就跟着教堂的人走了。
    “现在身体还好吗?圣教堂里有能关于你这个病症解释么?”林秋那边有不停翻阅纸张的声音,似乎在焦急地寻找翻阅资料,“童靖跟我说圣教堂肯定能救你,我问她具体是什么原因,她也没有说。”
    “可能是我太白了,大家都以为我肯定和神明有关系吧。”
    安白哈哈苦笑,压低了声,生怕在虔诚的信徒面前顶撞了他们的信仰:“圣子是治愈系的异能者,他在给我治疗,效果很好。我估计再过几天就完全好了,可以回学校了。对了,林医生你可不可以帮我请假……”
    “学校我给你请假了。”
    林秋斩钉截铁地打断话题,语调森冷,毫不留情,仿佛手里握着一把锋利的手术刀。
    安白这个病患连大气都不敢出,只敢小小声地同他商量:“可我真的感觉好多了,学业很重要的,我总是这样请假不出席,同学们指不定怎么看我。”
    “学习很重,但你更重要。”林秋沉着声劝告安白:“我和同事们商讨过你的症状了,医学手段能发挥的作用微乎其微。你就好好呆在圣教堂里,哪里都不要走,直到确定你平安无事了,我来接你,知道吗?”
    安白乖乖点头,挂掉电话时活像在医院门口同家长告别的小孩子。
    她好舍不得。
    安白觉得心口没那么痛了,虽然有些酸涩,但远比空无边际的落寞好。
    花园里无事可做,安白只能回到她的房间里埋头睡觉。
    深夜叁点,白星穿着嘲讽时的白袍推门进来。
    他伸手摸了摸安白的下唇,安白迷蒙地睁开眼,对他说晚上好。
    “我身体很好,不用担心我,快去睡觉吧。”安白坐起身,忍不住打了个哈欠:“睡多了头好晕呀……”
    “两小时后有晨礼,我现在睡着了就起不来了。”白星捏住安白的发梢:“我在你这待会儿。”
    安白不好意思地问:“一整天都是神明,难得休息,你没什么想做的事吗?我陪你。”
    “想做的事啊……也不是没有。”白星的指尖不停缠绕,最后轻抚上安白的颈侧说:“你陪我做好不好?”
    --

章节目录

速成炮友(NP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狐萝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萝卜并收藏速成炮友(NP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