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实上,如果没有te2对小眉的专属提示,他确实看不见百万人口中不起眼的她,她真的很可能……走向最悲惨的末路。
    成为情妇,失去尊严……甚至自杀。
    她的人生,毋庸置疑地会以悲剧结尾。
    “你现在想去哪?”苏明安已经看到,小眉后颈传出的光芒,正在由红转绿,向安全的方向发展。
    她的人格,似乎在缓慢地改变。这本就是可以后天引导的东西。
    “我想尝试找一份工作。”她抿嘴后,说:“我想靠自己的双手努力试试。亚撒城主,我想,试着从新开始。”
    她抬起头,眺望着夜色里的星空。
    今天没有雾霾,也没有薄雨,天空的星星很亮,它们像散落的雨点一般晃在黑色绒布中,柔软得像极了她的眼睛。
    在走出前半生的阴霾后,她突然拥有了未来。
    苏明安让希可给她安排了核心区的一处空置的房屋,付了前三个月的租金。
    小眉的档案没有污点,只要渐渐脱离劣等人格的身份,她当然可以从头开始。
    “附近好像有一家机械机构在招人,你有机械基础,入职没问题。”苏明安说:“至于更深入的发展,这就靠你自己了,我不会帮你。”
    他要给她安置好,不能让她死了,te2是目前最有可能通关的结局。
    “谢谢你,亚撒城主。”小眉说。
    她坐在椅子上,身形依旧纤细而瘦弱,双手搭着他送的那柄银色六芒星的手枪。
    在脱离了那个恶魔一般的父亲后,她像是骤然焕发了光采,眼中有着晶亮的色泽。
    苏明安转身离去。
    小眉的模样,不过是千千万万人的一个缩影。
    如今她幸运地被他看到,被救赎了,那更多同她一样的人呢?
    这个城邦太大,世界太大。
    他只有二十天。
    他顾不上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“叮咚!”
    【完美通关(te2)进度:70%】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在回中央城的途中,苏明安取出了一顶黑色的丝绸礼帽。
    白日处理那些反抗军的玩家时,他收集到了一个不错的帽子装备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【雏菊之歌(红级):“你可以救赎我吗?可以有一点点……爱过我吗?”
    物理防御力:20
    精神防御力:20
    装备需求:无
    特殊技能(永存):传送类技能可额外携带1人一同传送。减少空间类技能20点法力消耗。
    备注:古董店里被修复的黎明之战时期丝绸礼帽,上面存在数道雏菊的花纹,似乎还绣着一行断裂了一半的小字“我好想你……”】
    ……
    他现在的帽子类装备是免疫即死buff的玫瑰之帽,和能发出强制决斗的高塔邀约。
    这个副本没有诅咒,这顶雏菊之歌换下玫瑰之帽正好。
    这是个纯粹的功能型装备,如果空间传送能多带一个人,在团体战中会很有帮助。
    他没有急着返回中央城,而是在废墟大楼门口等到了凌晨,直到夜间会议如期开启。
    白光一闪,他见到了参与会议的八人。
    米色长发的二号女人发出议题,今天,他们讨论的是反抗军的问题。
    “对于反抗军的惩罚,关于降级人格的数据评判,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。”一头白发的三号女人说:“博士,您做得很好,这次战争的伤亡,控制在计划之中。”
    “明日开启凯乌斯塔,有关世界命运,绝对不容有失。”戴着血色围巾的七号说。
    苏明安等待他们讨论。
    在会议快要结束时,他敲了敲桌子,开口:“各位,我想说一件事。”
    他们齐齐看过来,大多为善意的眼神。
    “我想见你们一面,在现实里。”苏明安说:“你们,什么时候方便来一趟我的实验室?”
    他今天把档案查了个遍,都没发现这群人的信息。按理来说,这群讨论城邦大事的领导者,应该能和他见一面才对。
    听见苏明安的话,八人齐齐对视一眼。
    在他们眼中,苏明安看到了恐慌。
    ……为什么,他们会有这样恐慌的情绪?他这句话有什么好害怕的?
    “呃,博士这句话一说,一切都完了。”一头红发的八号说。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博士,还是回答您吧。”三号女人叹息一声:“在测量之城,您是见不到我们的,我们的资料,您也不可能查到。”
    “没必要再多说了吧,三号,博士这话一出,我们已经失败了。”旁边的四号金发男人说。
    “能说清楚点吗?”苏明安盯着这几人:“再谜语的话,我可以削你们吗?”
    他观察这间四方闭合的房间,隐约察觉到了危机感。
    他之前以为这是一种特殊的空间手段,能强制把他拉到中央城的某个会议室,进行高端会议。
    但,现在看来,他和这八个人在现实中无法见面。这里也不是现实。
    那么,这里到底是哪里?
    他们所说的“博士这句话一出,我们已经失败了”,是什么意思?
    他越发察觉到不对劲,这种恐慌,他在白沙天堂曾体会过,那是一种无法挽回的错失。他察觉到——好像有东西隐藏在层层信息之下。
    ——如果他再不揭开,就晚了。
    ——如果他再不发现,就晚了。
    他从装备栏里取出轮椅,一路冲向会议室墙壁,靠近墙面。
    他抬手,空间震动——
    “轰——!!!”
    剧烈的爆鸣声响起,连同长桌和椅子都碎裂而开。
    但周围的墙面,却依然整洁如新,连一条裂缝都没有。
    苏明安想轰塌这间会议室,去看看外面的景象,然而墙壁呈现出的情况是“无法破坏”。
    他刚想说话,面前的空间突然开始扭曲、旋转……
    会议结束了,这片空间在驱赶他。
    站立的八人,齐齐看着他。
    其中,一头白发的六号青年,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:
    “亚撒,我说过了。”
    “你迟早会……”
    “走向为了城邦而死的相同结局。”
    夜间会议的景象远去。
    在睁开双眼时,苏明安背后全是冷汗。
    ……他明白他为什么被排斥出夜间会议了。
    他刚刚的话,暴露了他不知晓这群人不在测量之城,也就暴露了他不是阿克托本人。
    他正准备抹去额角的汗,手指却没能动弹。
    他似有所感,缓缓抬头——
    洁白的,堆积而起的,如同小山丘一样的骨山,立在他的眼前。角落里,是一个四肢断裂,骨骼外突,已经失去生息的人彘。
    在看到这一幕时,危机感瞬间将他淹没。
    ……他怎么回来就在地下室?
    ……他在参加夜间会议之前,分明等候在废墟大楼的门外!
    “希可!”他立刻打算跑路。
    然而,右手腕的腕表没有动静,希可沉默着,它的权限已经被夺取,控制不了轮椅。
    他竭尽全力抬起手指,手指动不了,全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。
    ……怎么回事。
    这时,他听到了“咔哒”一声,地下室的投影仪自动亮了起来。
    一道洁白的身影浮现,它的身上散发着柔和的光辉。一头银色的长发如同飘逸的丝带,仿佛沾染了流光溢彩。
    在走来时,光晕随着它而飘动,像是一条缓缓架过来的光之桥。
    “黎明,你为什么把我弄到地下室来?”苏明安说。
    黎明走到他的面前,弯腰,通明的双眼与他对视。
    “很遗憾,因为……您辜负了我的期望。”
    它靠近他,光芒一点点洒在他的脸上。
    “别害怕,我不会像对待上一代那么残忍,会给您一个痛快。”
    它的语声很轻柔,透露出的意思却很直接。
    尽管听到了黎明近乎审判的话,苏明安依然有些不可置信。
    ……就因为他刚刚的一句话,它要杀他?
    ……就因为一句会议上“我要见你们”的话,之前他做的一切全部化为虚无?这句话到底代表什么?
    “你要杀我?”苏明安毫不退让:“黎明,你就不怕我用密码关闭——”
    “您在说笑吗?”
    黎明弯起双眸,它轻轻,轻轻地发出笑声,虚拟的笑声听起来却分外好听,像是银铃作响。
    然而,它的下一句话,如同一桶灌顶而下的冰水。
    “我怎么会不知道你没有密码——苏明安。”
    苏明安的话语戛然而止。
    凝视着黎明淡色的双眼——他清晰地,望见了深陷白骨中的自己。
    簌簌而落的骨粉,簇拥着他的骨骼,像是一只只大手,要将他拉入这座白骨坟墓。
    他最大的资本,最大的制衡手段——在此刻全然无效。
    它一直知道他不知道密码。
    它叫他……
    “苏明安”。
    他的瞳孔紧缩,防线被一瞬击溃。
    他曾经以为黎明应该有“屏蔽机制”,就像那些未觉醒npc一样,它不会发现他是成为阿克托的玩家苏明安。
    但现在……它告诉他,它从一开始,就知晓他是苏明安?
    它由着他扮演阿克托,由着他围剿玩家,由着他暗地里搜集黎明密码,从不揭穿他的演技。它居高临下地观察他的一切行为,宛如一个看客。
    在听到他威胁说他有全部密码时,它还会假装害怕。
    ——但其实它对话的人,一直是“第一玩家苏明安”。

章节目录

欢迎回档世界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封遥睡不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遥睡不够并收藏欢迎回档世界游戏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