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何必呢,何苦呢。”
    枯寂的宇宙中,冰冷而黑暗,无数纪元更迭,不可计数的岁月以来,都毫无声息,但是,却在今日发生了改变。
    一具残尸,倏地睁开了双眼,射出的光华洞穿大宇宙,两道光束比仙剑还慑人,太过犀利了。
    远远望去,如同两道闪电在黑暗中爆发,打破宁静。
    “准仙帝级数的生灵复苏!”
    “此地还有最后的强者吗?”
    王腾与荒,神色凛然,那被他化自在之法凝聚而出的帝者融汇了残身与帝火,此刻也是肃然,凝神望去
    帝落纪元时,他亡于三大准仙帝之手,并未见到这最后一人,甚至不知晓他的存在,这很可怕,意味这对方比堕落三帝更加古老强横。
    在那黑暗深处,残尸说出四个字后,缓缓起身,冷漠注视着一个方向,整具干枯的躯体渐渐焕发出生机,有了生命体征。
    他只有一条腿,另外一条腿也缺失脚掌,而且是独臂,他很残缺,头上的发丝枯黄如野草,整个人给人以很古老的感觉,历经过岁月的沉淀。
    “归来!”
    他抬起仅有的一条手臂,震动了大宇宙,而后在黑暗之地的各个方向,自寰宇的各个角落都有残躯飞来拼接,随后,无垠虚空炸开,形成一道又一道可怕的黑色裂缝,不知道连着那里,轰的一声,他的身体完整了。
    在他的身上,有陈旧黑衣,哪怕身体残破了,不知道漂浮在这片宇宙中多少个纪元了,黑衣亦在。
    上面有血迹,有破洞,看着古很老,此时随着他的身体复苏,破衣开始猎猎展动,而后爆发出滔天的黑雾。
    一刹那,这片宇宙都被黑云覆盖了。
    那是浓郁的化不开的黑暗本源之力。
    黑暗中,他的躯体都快看不到了,只有一个轮廓,枯瘦,颀长,但是,眸子却越发的炽盛,黑暗中有如若两轮小太阳,刺目而骇人。
    下一刻,他迈开了脚步,穿透虚空,撞破界壁,带着无边的威压,降临在诸世之外
    一刹那,最初混沌沸腾,而后宇宙汪洋四溢,翻卷向前,连下方的无垠界海都被倒卷而起,肆虐横移
    在这名老人降落之地,那混沌整个炸开,被逼迫的冲向四面八方,他黑衣展动,破开一切阻挡。
    “灭世老人,四帝中的最强存在。”
    圣祭祭坛上,承接苍帝道果的王长生倏的睁开了眸子
    一团团祭祀之光缭绕,他的气息极度的恐怖,他附近没有形体,像是一片扭曲的虚无,连岁月都不曾涌现了,下方那块区域的界海都被蒸干了!
    “苍帝,落了吗。”
    那黑衣老者眼神一凝,不复初时的轻松与平淡,眼前的一幕令他很意外,绽放出了恐怖的气机,威压六合八荒!
    突兀出现这么一个生灵,令荒三人都凝重了,能够感觉到,这名老者的体内有浩瀚莫测的黑暗之力,极度强大。
    此际,当见到这名老者出现后,鸿帝,羽帝没有拖沓,直接硬撼一击倒退,快速冲了过去。
    “前辈!”
    鸿帝开口,居然是这种称呼,让人惊讶
    羽帝傲气,只是拱了拱手,并未称之为前辈,但可以看出来人的身份何其的惊人,连这两位无数纪元前的准仙帝都很重视。
    “同道中人,何需如此,只是可惜了苍帝,彻底葬下了这一世帝身,曾大祭诸天,而今反被人祭了去。”黑衣老者点头说道。
    他的威势很盛,降临在此,压迫的混沌动荡,下方界海骇浪滔天,不断的拍击苍宇,黑暗之力弥漫乾坤间,让界海染成了黑色,
    “前辈乃是开天辟地第一帝,我等皆为后来者,自当应礼敬。”鸿帝道。
    这些话语,无一不是表露出来人恐怖的身份
    “无知者无畏,弗知自弗觉。”
    王长生闻言却是摇摇头,连带着整个圣祭祭坛都轰鸣了起来,随他而动,开天辟地第一帝?这个冠冕还轮不到灭世老人,正主尚在沉睡呢。
    “很强,可以说在这个境界走完了,比那三人更可怕。”
    脚印帝手托古塔,很严肃,这是一个可怕的敌手,不容小觑,实力可能超乎所有人想象。
    “不必如此,皆为准仙帝,你我都是同道中人。”老者道。
    而后,他看向了四帝道:“何苦呢,到了我们这个层次,还有什么看不开,为了一些虚无缥缈的使命感而争斗,所谓的黑暗与光明,什么是非对错黑白都很空洞,因此而搏杀,值得吗?
    所谓家乡,所谓后裔,所谓传承,都是一时之绚烂烟火,到底都将沉坠,唯有我们这样的存在才可永恒,准仙帝只有这么几尊,何苦自相残杀?”
    “一心求道也非太上无情,你着相了。”
    “道与路皆不同,不相为谋。”
    “放下了不代表舍弃,依然留存于心田,这是属于自己的永恒道途,无人能左右!”
    王腾,脚印帝,荒皆反驳,并不认同黑衣老者的观念
    当今所有,经历的一切,皆是一步一步踏至巅峰,留下了烙印,是己身成长的道路,其中酸甜苦辣,岂可为外人所改?修行求的是道,而非泯灭了己身,不可顾此失彼,太过偏重,否则岂不是被道所同化,失去了主导地位?
    “呵呵,若你们若经历的岁月足够久远,这一切便都能放下了。什么七情六欲,什么故土情怀,什么恨与狂,都付之一笑间。
    大道无情,最终我等都是这样的生灵,当斩情绝欲;你们放不下,是因为还年轻,等岁月洗礼后,一颗心已沧桑,昔日所在意的,重视的,一切都已灰飞烟灭,到了那时,你们自然就会明白,唯吾道永恒。”
    老者很平和,这么说道,平淡中透着霸道,仿佛笃定了众人会与他一般似的
    咚!
    “我道便是如此,阻我者,便是敌,皆轰杀,费甚么话!”
    王腾霸道至极,丝毫不给黑衣老者脸面,抬手就是一拳轰出,己道永恒,意志无上,到了这个层次,无一不是坚信己身,怎么可能被三言两语动摇?
    我道横向前,阻者皆为敌!
    他发威,今世道果化作桥梁,掌指间有惊人的金光冲霄,撕裂了无数大宇宙,让周遭都在龟裂,都在崩塌,是那拳光生生割裂的。
    细细望去,在那拳光中,有三十万九千六百枚不灭符文沉浮,像是映照三十万界,纳须弥于芥子,无量量伟力叠加,每一瞬都在膨胀,在分裂,迸发出更加璀璨的拳光,自当世划向未来,耀破万古诸天!
    轰!
    “哼!你不过此纪元成道,如何比得我等!”
    鸿帝出击阻隔,他不仅精通诅咒,自身的战力亦强的骇人,紫气氤氲,大片的混沌都化作紫金色,凝聚在他的身前。
    此时,他气势无双,不断缔结着法印,带着贵不可言的紫气,整个人攀升到了准仙帝的巅峰
    轰的一声,在这诸世之外,鸿帝的手掌拍落,亿万混沌海震动,无形中有一只紫色的大手跟着凝聚而成,显化于此!
    那是最初混沌化成的,带着衍生万物,开天辟地的气息跟鸿帝的那只手熔炼为一体!这可不是随意的一击,而是他一种盖代杀式!
    刚才,鸿帝不断的结法印,开天辟地,这是最原始之力,恐怖无边,他将这种开天的力量凝聚在一起,现在爆发而出了。
    于混沌中开天,轰杀敌手!
    嗡~隆隆隆!
    由当世照耀未来的拳光绚烂,与开天辟地之初的紫金巨掌碰撞,太过恢弘可怖,已经自毁灭中孕育生机,有层层迭起的宇宙海在其中重组,化作有限的多元宇宙沉浮,生灭无穷,内里短短一瞬便经历了开辟到终焉,或是一眼,或是亿万年
    两人一击之下,这些有限多元宇宙内的空间、时间、物质、能量全部停滞了,而后暴动,化作无匹的波纹攻杀向对方,却被抵挡,旋即消弭
    “当初能杀你,而今就能再杀你一次。”
    羽帝,他的眼神如同野兽般,带着野性,还有凛冽的杀机,直接盯上了脚印帝,要再度令他帝落
    尤其是,他手中的那根战矛很恐怖,每一次刺出,都仙光亿万重,具有极大的杀伤力。
    “当年三人围杀于我,今日可未必了。”
    脚印帝不惧,持宝塔向前,镇杀强敌
    荒也动了,要一同围杀羽帝,先解决一位强大的敌手,当下便催动法则池镇压而下,手中仙剑流淌三中截然不同的光泽,极尽升华,荒无剑诀劈出,神威盖世
    面对这样两位强敌,羽帝也有些变色,不曾想自己也有被人围攻的一天
    他一声暴喝,绝世强大,气势散开后,震裂诸天,界海内,那浪花代表一个又一个残界,在他溢出的光雨中不断破灭。
    那杆战矛赤红如血,威势太盛烈了,矛锋上缭绕着岁月长河,刺透万古,到了眼前,威力绝伦!
    三道身影惊天动地大碰撞,唯有那黑衣老人孤零零的伫立着,盯着王长生,不知在想些什么,竟是并未出手,恍若在观摩见证他的道路一般。
    “无量!无量!吾道无量!”
    王腾长啸,盖世法体顶天立地,屹立在诸世之外,像是存在亿万个纪元般久远古老,他庞大的躯体散发符号,神秘莫测。
    此刻周身血气澎湃,不灭符文共鸣,无量赤金光霞喷薄而出,化作没淹多元宇宙的金红色光芒,震荡外围的混沌群落纷纷逆转回溯,转化为全新的不灭符文
    轰隆!
    这股威势无量喷薄,更有浩瀚无垠的宇宙海直接炸开,刹那崩灭了。
    他猛地捏印打出,大势至!风云定!两大拳术绝杀现世,绽放出道痕,那是道的轨迹,一拳即为道!
    “这样的手段,我也有!”
    鸿帝断喝,紫气东来,喷薄无量光,宏大的力量伴着他,令他整个人升华,极尽璀璨,像是紫色烈日中孕育的一尊帝王。
    在铿锵声中,鸿帝的身上披上了一层紫色的甲胄,那是他一身的精粹,法力、精神等凝结在一起,化作本源大道符文流转。
    轰!
    身披帝王甲胄的鸿帝,绽放滔天的紫霞,右掌如刀锋,向着王腾劈斩而去,璀璨光华长达无穷光年,斩断了界海!
    两者拳掌硬撼,大势滚滚向前,紫气东来,每一瞬的碰撞都有永恒之光四溢,绵延至开辟,激荡于终焉,一界生,一界灭,不过一念间
    这个地方,光华冲霄,极度盛烈,拳光划过古今未来,紫气笼罩岁月
    王腾吐气开阖,抽干无数大宇宙精华,胸纳一口多元气,此刻一呼而出,登时化作多元宇宙,聚集成海,像是另类的界海便碾杀而下,击退鸿帝,令他战甲铿锵而鸣
    同时,在他们的下方,界海被波及,破碎大半,又在战斗的余波中不断演化,在当中,有种族兴衰,有强者覆灭,有开天之景,有末日之象。
    对岸上,人影绰绰,同样在发生激战,很惨烈。
    黑暗古地的堕落王者突然来袭,仙域动荡不安,死伤了太多的修士,也不知道有多少英杰归于黄土中。
    所幸,有着王长生三人的后手在,成功缓回了局面,但饶是如此,仙域也被打的崩开部分,当年的浩瀚疆土残破了。
    这样的变故,引动了多位葬王出世,原本他们是起源古器造就的生灵,得益于被黑暗本源的侵蚀,但是现在却反抗接引古殿。
    最为关键的是,养鸡的请动了葬士的始祖出世!
    这位始祖,是第一个接触起源古器的生灵,但是,他已经消失亿万载,沉寂不知道多少个纪元了,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,但是,谁能想到,他又出世了,竟是自封于一个瓦罐中,埋葬于葬地之下。
    葬士的始祖,自称葬主,的确无比强大,比之屠夫三人还厉害一些,但很可惜,依旧差了那么一点不成准仙帝。
    他当年去过界海,但又逃回来了,曾有感应,觉察到界海那一端恐怖无边,这多年来一直在蛰伏,有他的加入,让仙域的压力减少不小。
    王家,天庭,九天十地诸王都在发力,底蕴接连现世,顽强坚持了下来,但九天十地终究难以护持,都被打崩了,四分五裂
    因为,黑暗生灵太多,大军勇猛,当中也有极度恐怖的人物,有比九头生灵强横多倍的生灵,吞噬的仙王十数位,很是强大,连屠夫,养鸡的,卖假药的三人都很吃力,陷入苦战。
    就是王十与孟天正也长啸阵阵,发丝乱舞,力战堕落仙王;柳神只身力敌三大无上巨头,枝叶弥天,杀的王道真血飞溅
    远空,另一片天地,飘渺如同仙灵般的谪仙,一袭蓝衣,空灵而出尘,正在大战黑暗生灵中的强者,血光闪耀间有王者殒落,血溅天地间,他手段惊人,竟是斩落一位王者。
    天角蚁出手,他现在是十凶后代中的佼佼者,手持破烂的仙金大棍,轰砸而下,狂化后跟巨头硬撼,力之极尽,神威盖世!
    独孤云也出现了,他修道两百万年了,如今为准仙王,离仙王还有距离,但也强势无比,连斩敌手,与堕落准王大战,天戈震碎了对方肉身
    “杀!”
    另一地,神凰、白虎、麒麟咆哮,奋力大杀向前,三者都臻至了王道层次,亦是分担了不少压力,与堕落王者大战。
    赤王都浴血了,元神被王长生以准仙帝之力重塑,此刻直接贯穿了一尊堕落巨头的胸膛,混沌钟飞出,直接打爆了对方头颅,镇杀而下。
    同时,诸世之外,真正的战场上,虚幻的长河掀起波澜,一道紫气缭绕的身影跌出,在浴血,另一尊无量光包裹的身影追击,每一拳都引得岁月长河共鸣,无数身影加持攻杀,威能无穷。
    嘭!
    两人已经搏杀了很久,鸿帝接连与荒,王腾交手,难以保持巅峰状态,此时已经下滑了,不复巅峰,但王腾却依旧龙精虎猛,源源不断的自过去未来接引力量弥补当世,保持在了巅峰
    刺啦!
    两人身形交错而过,王腾躯体绽放血花,被鸿帝的力量割裂,但他却不为所动,磅礴全力直接打穿了鸿帝的甲胄,打入了他的胸膛中
    “十方无量!”
    他身后猛然冲起一株万界树,汇聚诸天万界之力,万法万道皆融汇,化作十道大神通绞杀而出
    一元衍万道,两仪开天地·····十方无量道!
    十重大神通顷刻间爆发,鸿帝都悚然了,拼命搏杀,在王腾躯体上撕裂出诸多豁口,准仙帝法则冲击其中,与坚固的肉身神力对抗,像是在硬撼诸天。
    噗!
    一念间,这十重大神通顺着洞穿鸿帝甲胄的那只拳锋直接打入了内里,爆碎了鸿帝的躯体,其中一片混乱,不仅仅是神通肆虐,连万界树的根须都扎根了进去,乘机汲取力量,在掠夺。
    鸿帝惨叫,这一次遭受的创伤太重了,他元神之火都被震散很多,己身精血也在损失,紫色的帝甲被打破,令他伤到了本源。
    轰隆!
    就在此时,那圣祭祭坛上传来一声大吼
    王长生满头发丝狂舞,其音震动古今未来,散发出一股磅礴而恐怖的气息,席卷诸天万界,像是在升华
    “什么,难道要突破了吗!”
    正在搏杀中的羽帝骇然,难道互补的两颗道果交融下,真的打破了桎梏不成?
    这太过可怕!
    “突破不了,他在尝试涅槃,即将生出仙胎,或许更加圆满了,也可以说迈出了一步,能够隐约见到那层境界了,但这终究是一场空,就如同我当年一样。”老者说道。
    两位堕落帝者闻言心中微微一定,他们之所以恭敬,就是因为,深刻知道这位老者的可怕,知晓他曾险些成为仙帝,同时,这名老者也是他们的引路人,为了成就仙帝果位,他们毅然接触黑暗,想从这里寻找突破口。
    就在此时,仿佛触动了什么,一种玄之又玄的波动展开,令七位帝者都回眸,心有所感应,看向时光长河的下游,在那里似乎不逊色于他们的璀璨存在显化,照进真实。
    而后,所有人都震动了,有人逆着时光,踏着岁月,在接近这段岁月中的黑暗之地,要降临这里!
    那里也有生灵在交手,搅动一处处节点,引动了古史强者烙印,逆着岁月,沿着时间长河,从那遥远的未来一路向上,杀向这一边来。
    不过,他们都很朦胧,皆被时光包裹着,看不到真容,只能看到大概的轮廓,哪怕如此也让人震动。
    “杀!”
    王长生眸光开阖,大千容纳其中,两道果交融,他骤然一剑劈出,祭祀之光环绕,传递出若有若无的大祭诸天之音
    这剑光晦涩而深沉,直冲而过,一刹那,界海破灭,大片的海域都都被吞噬祭掉,化作了剑光的一部分。
    一朵浪花一片残界,就这样的消失干净,归于剑光中,这是令人悚然的手段!
    鸿帝、羽帝皆惊,这样的力量与先前截然不同了,令他们都悚然,难以抵挡。
    “年轻人,那就让看一看老夫当年的道,跟你走的一样远,但是终究是死路。”黑衣老者摇头道,轰的一声,他拍出一掌,漆黑如墨,挡下这一道剑光
    在这掌指当中,有他的道,他的法,他的盖世战力得到体现,翻手间,诸天都要倾覆了!
    那里有景象,是昔日之就旧事,演绎着黑衣老者的蜕变之路,与王长生的大道轨迹交织碰撞
    “真的是死路吗?那是你没有胆子走下去,惧了,怎么可能成功!”
    王长生否定,在大道轨迹的碰撞中他映照出了灭世老人的蜕变,并不认同
    此际升华,宛如要孕生出新躯一般,有莫名的力量在本源中孕育,像是仙道帝胎,超然在上,唯一至高。
    他弹指,无生剑诀,三葬剑诀,大祭剑诀一一显化,横贯此世间,每一道剑诀都很恐怖,蕴藏着深不见底的力量,是一种大道轨迹的显化,凌驾岁月之上,显化过去未来。
    “你若要动手印证,自无不可。”
    嗡隆一声,黑暗之力澎湃,黑衣老者出手,动用了跟他一样盖世的力量,他的老皮竟然在龟裂,重新要蜕变出黑暗之胎来。
    这是很恐怖的变化,象征他曾经的境界,接近于真正的仙道帝者了!
    两人交手的这一刻,直接湮灭了界海,让之彻底化作了虚无,连通了世外混沌,剧烈的大碰撞回响古今,令得岁月长河激荡,坐标愈发清晰了
    在他们中央,无数宇宙层叠,化作平行,缔结多元,内里的一切定义都被纂改,两人占据了所有的过去未来,立身开辟之初,终焉之末
    所有的显照,都是二人,仅仅是大道轨迹的争斗搏杀而已,便有超乎想象的威能,自这一点上,衍生出了太多的线,显露各种不同的结局
    有黑衣老者占据上风,复归帝胎之境;亦有王长生一剑立劈,羽化飞仙铸帝胎
    一道道画面,一重重波纹激荡,最终皆归于无,显露出两大帝者的身影
    依旧如最初那般,似乎根本没有出手过,一切只是过眼云烟,是过去的幻象,不曾映照到当世。
    “吾名灭世老人,掌灭之界,不知凡几;道友当及时回头,于黑暗中仰望光明,才更轻易些。”灭世老人平淡的说道。
    “黑暗中仰望光明?真是令人怜悯的自我安慰,连自己的道路都舍弃了,假以外物,纵使真让你成了道,那也不是你的果位,是你亲手斩灭了前进的希望。”
    王长生望着那真实映照的大道轨迹,黑气缭绕的道路,对方已然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,臻至末路,都未必还是他自己,不知成了什么样的存在了。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,道不同不相为谋,且让我助道友一臂之力,斩灭此身,在黑暗中孕育的新躯必然更进一步,到时候你会认同我的。”
    灭世老人缓缓开口,回眸望向两大准仙帝道“这是我毕生心血炼制的帝丹,你等速速服下,恢复身体,莫要真个陨落在了后辈的手上。”
    他祭出两粒丹药,如同黑暗仙金炼制而成,散发乌光,晶莹中带着诱人的芬芳,飞向鸿帝与羽帝;此时的两者已经陷入下风,鸿帝都被王腾追着打爆躯体,羽帝亦是在围杀下血迹斑斑,狼狈不已。
    “多谢前辈。”
    两位准仙帝双眼放光,猛力一击挣脱而出,跨越了时间脉络出现在灭世老人旁,接到帝丹后直接吞服下去,再度恢复了状态,气机滚滚而起,杀意沸腾。
    王腾三人不让,逼杀向前,恐怖的威势搅动岁月,向着他们冲去,逆乱了所有
    “嗯,有人来了,在接近这里!”就在此时,岁月长河激荡的愈发剧烈了,灭世老人霍的回头,看向长河下游,不禁露出异色!
    对于准仙帝层次的强者而言,很少有令他们顾忌的东西,除非涉及到时光,若是从岁月长河中跳出的来生物,那或许会很不一般,那是不可预测的变数。
    一旦涉及到了准仙帝,逆流岁月,就是他们也推演不出
    一时间,时光长河动荡,剧烈摇动,那里一片迷蒙,有三道惊虹,如同被追赶一般,从下游极速而来。
    而在那下游,在那更远处,像是有着一尊盖世天帝横渡而来,混沌帝光冲击十方,威压古今!

章节目录

诸天从北帝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我不会咕咕咕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不会咕咕咕并收藏诸天从北帝开始最新章节